情醉扬州

  发布时间:2021-05-11 02:47:10   作者:玩站小弟   我要评论
  扬州于我而言,始终是一个醉人的梦。恍惚间,我常常拂去陈旧而美丽的轻尘,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在一片氤氲中走进关于扬州的温润的梦境……  对扬州的最初印象,源于古诗词。张若虚的“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

  扬州于我而言,始终是一个醉人的梦。恍惚间,我常常拂去陈旧而美丽的轻尘,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在一片氤氲中走进关于扬州的温润的梦境……

  对扬州的最初印象,源于古诗词。张若虚的“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道出了扬州的幽旷,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唱出了扬州的风流,张祜的“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山光好墓田”描出了扬州的迷人,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吟出了扬州的婉约,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绘出了扬州的凄美,关汉卿的“十里扬州风物妍,出落若神仙”写出了扬州的秀丽……这些诗词中的扬州,是传说中的扬州,画岚一般的扬州,仙境一样的扬州,每每读之,总让我陶醉不已,流连无比。

  既说扬州,就不能不提扬州的水。扬州是从水中出落的仙子,弯曲萦回的大小河道在环绕间彼此交汇,与纵横密布的五湖四荡交织成一片水的天堂。被水浸润过的古老村庄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这片广阔的水域之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默默地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扬州儿女。并在一个个被水洗礼过的清晨,将水的韵致一点点地镌刻在扬州人的灵魂深处,让人一辈子也走不出对它的牵挂。

  如果说水是扬州的灵,那么柳则是扬州一道不可或缺的韵。走在平平仄仄的河岸上,总会看到一棵棵垂柳参差地静默在水边,宛若闺中少女对着水中的倩影梳洗时将一头秀丽的长发垂于水面之上。微风拂过,柳枝婆娑摇曳,恰若款步而行的女子莞尔回眸,低眉浅笑。偶尔,会有露珠沾着莹亮的晨晖从柳尖上滑下,落入水中,好像少女眼窝中坠落的笑靥在水面上碰出一阵阵涟漪……完全可以这么说,柳是扬州最靓丽的风景线之一。

  扬州有许多窄窄深深的小巷。雨季来临之时,斜倚木门探出半个脑袋,可以看到一条青砖铺就的小道将雨幕从巷头一直拉伸到巷尾。看得正入神时,一把或素或艳的粗布雨伞会跃入雨帘,打断你的思绪,并伴着雨靴在青砖上叩出有节奏的水响,仿佛来自天籁的跫音,遥远而悠长……待到雨停,被雨水清洗过的青砖路上,汇聚着一汪汪或深或浅的水塘,明晃晃地照出你整个清晰的脸庞。

  扬州人家,家家都有木船。春季油菜花开时节,三五个伙伴相互邀约,撑上木船到水荡深处摸田螺、捉龙虾。遇到水浅处,索性挽起裤管赤脚站在水中,一边将摸上来的田螺扔进船舱,一边推着船舷前行,任泥浆溅满一身。而真正算得上交通工具的则是乌篷船。宽深的水泥船身,古铜色的木舱,灰色的顶篷,伴着悠长的汽笛鸣声,长长的竹蒿在岸边一点,船便离开头顶拱桥的荫蔽,缓缓地转向河心。在平滑的水面上,乌篷船斜斜地拉出两道润滑的涟漪,直直地撞到两旁的岸堤,将拱桥和桥上行人的倒影柔和地摇晃在微微起伏的碧波间。

  扬州的荷塘也是不能不提的。无雨的清晨,驾上一叶扁舟,用竹蒿撑破厚重的雾霭,随着狭长的木船一头穿扎到荷塘深处。五六点的荷塘是湿润的,抬头转身,肌肤与露珠在倏忽间接触,凉意一下子淌入喉咙,绕在心窝里,久久不愿散去。七八月的莲蓬长满饱满的莲子,采完近处的,再伸出竹竿去打些远处的,却惊扰了三两只依然酣睡未尽的鸭子。嘶哑的“嘎嘎”声,扑腾而起的阵阵水花,一下子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扬州,在淡定中流淌出丝丝恬美,在湿润间渗透出缕缕甘甜。恍惚间,我又看见清婉的扬州从一片辽阔的水域中款款走来,一直走进我酣畅的梦境……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周莉

广告

weixn

  • Tag: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