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石,妙不可言

  发布时间:2021-05-11 21:36:33   作者:玩站小弟   我要评论
来之前,百度过乌石,看过摄影家镜头下的山水、河桥、田园……便心向往之。  人都说,看景不如听景,但是乌石把这句话颠覆了,“太平湖畔小九华”、“汉唐古韵诗画境”这样的美誉,原来并非虚辞。  我们的营地设。
来之前,百度过乌石,看过摄影家镜头下的山水、河桥、田园……便心向往之。

  人都说,看景不如听景,但是乌石把这句话颠覆了,“太平湖畔小九华”、“汉唐古韵诗画境”这样的美誉,原来并非虚辞。

  我们的营地设在营盘山前太平湖畔。这里曾是太平天国古战场,但如今,在这里和谐、静谧,看不到战争的痕迹。

  不管是李白寻访徐贡生,还是罗隐寻访杜荀鹤,千年之后,回驴岭还在,牧鸭塘还在,诗人的诗还在。隐者慕风景而来,寻隐者慕隐者而来,两者却都为这里的山水所陶醉。我不寻隐者,此时,我便是隐者。

  你看那山,姿态秀美;你看那水,青碧如带;你再看那竹篱小院,朴素又风情。无论是坐在门前抛线垂钓,还是撑起竹筏在河面悠然前行,都别有韵味。在清晨,它是一首歌,在黄昏,它又成了一幅画。只消一闭目,一神思,便有了世外桃源的况味,难怪让陶渊明吟诗作赋、流连忘返。

  不用到他的《搜神后记》里去查找,在三圣殿、化鲤溪等遗址中便可想见当年舒家三姐妹吃桃成仙的传说。不过,我也不想成仙而去,在人间,乌石本就是仙境。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千年古刹西峰寺是不能不去的,先是吃佛茶斋饭,再听老和尚讲释从闻法师在此坐化肉身不腐的真实故事,感悟高僧们与世无争的境界,你会了悟,原来人生之中,有太多的名利可以淡薄,有太多的纠缠可以放下。

  乌石是静的。静的让人忘记时光。出了西峰寺,天色已晚,只得回住处。沿道游览西溪民居,采野竹笋、金银花、野草霉;沿湖步行湿地,观大片草坪,水牛悠然自得,如果有一小儿,牛背上横笛,又该是一幅画中画了。路遇乡民,步子轻快,笑容单纯,即便是年老者,也不见体衰,行动却依然利索,精神仍旧矍铄。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他们生在乌石、长在乌石的缘故,他们每天在大自然的丽日清风、明月烟雨中耕种、劳作、畅游、呼吸,吃着自家田里的菜、太平湖里的鱼、山里的野竹笋,喝着从山上引下来的泉水不健康才怪。我真羡慕他们。

  不知道,在古时,乌石是如何的清静,反正,此时,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比它的清静更能打动人的是它的豁达和淳朴。傍晚,卖纪念品的两家小店竟然没有把商品收回去,只是用雨布一搭以防夜露打湿变潮变霉,我原先以为夜不闭户只存在于童年时的村庄,想不到它竟然穿越时空一般重现在我的面前。在乌石人的眼里,天下无贼。

  在乌石的几日,神清气爽,悠闲自在,这里的空气不是潮的,更不是干的,它是润的。难怪,陶潜要来,难怪李白要来,难怪杜荀鹤要来,难怪艾伦罗斯要来,这里的山水让诗人想诗、想歌、想吟,想印在心灵底片上。

  我也想诗、想歌、想吟,想把这里的山水印在心灵的底片上,可是我怕我的句子不优美,我怕我的摄影技术太差劲,我怕亵渎了乌石。

  妙不可言。我还是静静倾听落霞里的渔歌吧。

  到来乌石就不想走了,想住下来,长长久久地住下来,那样,乌石的山水、河桥、溪流,就会一直伴着我。可终须离开,心情怅然、遗憾,如果生在乌石多好,或者,嫁到乌石也很好。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周莉

广告

weixn

  • Tag:

最新评论